请看这张 负责任金融行为的“十诫”清单——读《金融消费者如何购买

admin 2019-12-02 03:23

  《金融消费者如何购买》人类金融消费行为的特点与弱点(荷)W. 弗莱德·范·拉伊 著吴明子 译华夏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

  《金融消费者如何购买》是一部关于消费者金融行为的结构性调查研究之作。经历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后,认知消费者金融行为对管理和研究而言愈发重要,因为金融产品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很复杂的。荷兰蒂尔堡大学经济心理学名誉教授、著名经济心理学家W.弗莱德·范·拉伊以大量丰富有趣的案例,讨论了金融行为的决定因素和条件,如个体差异和个性、对得失的理解、自信、信任、风险偏好、时间偏好、决策制定和自我调控,这些决定因素和条件与不同类型的金融行为相互关联,剖析了消费者在金融市场中的各种行为及其容易出现的错误,以及如何避免出现非理性的行为。

  在经济学理论中,“经济人”常被用作经济学中人的模型,“经济人”能理性决策,拥有固定偏好,利己并追求效用最大化。提出“有限理性”理论的美国经济学家西蒙说过:“经济人具有一个完整一致的偏好系统,使得他总能做出选择。他总是对这些选择一清二楚,可以进行无限复杂的测算,从而做出最优选择。”然而,现实中的人的决策情形是非常复杂的。20世纪末,出现了与“理性人”假设相反的观点。在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领域,聚焦经济和金融行为的新的描述性模型越来越多。如新古典经济模型就得出这样的结论,人类思考并不是纯理性和零误差效用最大化的,其中充斥着理性的偏见:偏见和启发式。认知偏见是一种存在于思考中的系统性(非随机性)错误,这种错误偏离了形式逻辑和被认同的规范。启发式是一种认知捷径或经验法则,表现为快速而简单的决策,或困难问题简易化处理。启发式的一个例子,就是利用价格和品牌作为产品质量的判断标准。

  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的关注点集中在行为的变化上,而非精神的概念,如知觉、动机、态度的变化和目的。罗伯特·希勒和理查德·塞勒在2013年和201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,标志着行为金融学的研究进入主流。拉伊认为,运用行为金融学的思想去分析和教育消费者,有助于消费者减少错误行为的发生,提高金融系统的效率与稳定性。运用行为金融学的思想方法,更能促使金融机构、理财顾问以消费者为导向,重拾信任,为消费者提供合适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据拉伊的调查,负责任的金融行为的人出现财务问题的可能性较小,并且不太可能有健康问题,例如焦虑和抑郁。《金融消费者如何购买》列举出了负责任金融行为的“十诫”清单。第一条就是量入为出:不花费比你现在拥有或预期未来能拥有的更多的钱。这可以通过年度基准来完成,就像公司的预算一样。在弗里德曼永久收入模型中,消费支出是基于3至5年的平均收入。在莫迪利亚尼的生命周期模型中,消费支出是基于估算的一生的财富。

  想不到吧?量入为出,这不是人人都晓得的道理,山野村夫也懂得的道理,怎么经济学家的见识也如此平淡无奇?别急,且细看拉伊怎么分析。

  美国硅谷创投人约翰·奇泽姆在《创业:放飞你的梦想》中郑重其事地提出要量入为出。奇泽姆引述《老子》中的一句话——“俭故能广”,用以谈论节俭问题。奇泽姆说,节俭,给人的印象可能是乏味的精打细算,但恰恰与此相反。俭朴,是将那些不重要的需求砍掉,然后将重心放到那些最重要的事情上。世界上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家、高管和投资人都倾向于选择一种俭朴的生活,量入为出。

  再看拉伊列举出的其他负责任金融行为清单:避免冲动性决定和购买,审慎地决策,根据相关的特征,货比三家。例如,或房贷的每月还款的金额、固定或可调节利率,以及惩罚条款;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选择,应该基于金融产品与当前及未来的经济和家庭状况的匹配和适应;为日常开销保有足够的可自由支配收入;只承担投资和信贷中可控和可计算的风险,不是将所有的财产用于投资,而是仅将财产中的一部分投资于风险资产,长期获得更高的回报;设法为无法预料的支出保有储蓄获得缓冲;考虑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,如收入下降、不可预料的支出、不动产价值下跌,以及新的财政规则等等。

  这些清单归结起来,还是量入为出。也许,有人会说做生意就是赌,有好多人就是赌赢了。可是,赌不赢,又如之奈何?那些没有赌赢的人为此家破人亡的故事,难道还少吗?

  说到量入为出,我国古代有太多故事和格言,“君子以俭德辟难”,“克勤于邦,克俭于家”,“用度有准,丰俭得中”等等,不胜枚举。只是,这些年来,在鼓励消费的热潮下,在不少人心目中似乎显得过时了。拉伊的负责任金融行为清单,不正是在提醒我们去重温、去深思古代先贤的智慧吗?

  随着收入的增长和消费观念的变化,消费金融市场发展进入快车道。有人将当代社会描述为一种“负债文明”。如今,信用的可得性、使用和管理已经成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消费者的“常态”。问题在于,在稳定的收入及丰富的产品和服务的前提下,信用才能在社会中发挥其作用,才有意义。而依据美国经济学家杜森贝利创立的相对收入模型,消费攀比心理是强烈的。如果邻里乡亲谁买了某种型号的车或者在聚会上挥霍了一把,人们也许会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。与收入较高且生活在同等社会环境的人相比,收入较低的人的消费占其收入的比例更高。还有学者研究发现,自我感觉经济上困难的消费者,常常试图获取稀缺商品或他人无法企及的昂贵品牌。通过这样的行为,他们觉得自己不会比经济条件更好的人差到哪里去。他们也向他人炫耀自己是可以为昂贵的品牌买单的。托尼·朱特在《沉疴遍地》中说:“我们从身边就能发现,个人财富达到了20世纪初期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。非必需品的炫耀性消费——住房、珠宝、汽车、服饰、技术玩具——在上一代人中大大增加了。”

  统计数字表明,在美国,一位大学毕业生的学生是29000美元,平均一张信用卡的债务是2327美元。在新西兰,所有的学生总额高达70亿美元,并且有评估称,其中10%的借款者要到65岁才有能力偿还他们的。学生通常会被接受,原因在于这是一项对未来挣钱能力的投资。学生很有可能在毕业后获得高薪,但即便如此,也很难及时还款。不仅学生使用,普通的消费者也想“与他人攀比”,购买他们“所需”的耐用品,以便适应其社交圈。对特定产品的个人和社会需求,如房子、汽车和智能手机,似乎购买行为是更重要的驱动器,而不是支付能力和对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考量。

  所以,拉伊认为,对信用卡消费也要慎重。对消费,需要自我控制以规避冲动购物,将其控制在预算限制和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范围之内。对理财,必须了解金融产品的相关信息,反复权衡。

  投资风险是无法规避的,只能尽可能地分散。拉伊也建议分散风险。风险分散是减少投资风险的方法。投资者不应该把所有的资源都分配在同一种类型的股票上,而应该使投资组合多样化,投资于许多不同产业或国家的不同股票。这样,一种类型股票的损失可以由另一种类型股票的收益弥补。同样,各种各样的默认选项也被幼稚的投资者亦步亦趋地遵守着。分散是减少风险的好方法,但是投资者应该首先想好:你能承担多大的风险,进而将这些资金分配到各种各样的选择中。在分配的时候,不应选择投资回报有共变,即同时增加或减少的股票。如果不想承担风险,那就应该将钱更多地分配到债券上。风险分散应该是基于投资者自身情况和目标的战略。投资风险越大,收益可能也会越大,如何选择,就看各自的实际情况和投资目标了。

  那么,人们到底该如何控制并管束自己不冲动,不过度消费,避免问题性债务,给自己的财产和风险投保,不会成为金融的受害者呢?意志力不足或是掌控不了自己的冲动时,怎么办?本书提出的办法是,预先承诺和暂时性自由限制可以帮助人们处于正确的轨道上,而责任心、自我调节、自我控制、自我管理、预先承诺和未来时间偏好,是掌控财务状况的重要因素。人们需要掌控自己的财务状况,以便正确决策,采取有效措施,并坚持为提高或维持自己的财务状况而努力。拥有可实现的财务目标和生活目标,以及相应的理财规划,并按照计划持续作为,是掌控个人财务状况的一种方法,也是一种负责任的经济行为。

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首页

Power by DedeCms


中国新闻网-北京新闻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