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有多种汉字拼写方案 政治斗争引发“拼音大战”

admin 2019-10-09 19:09

  最近有两件与有关的热点事件。一是地区选举结束,引发各界对的思考。二是一位周姓艺人由于涉,被推到了的风口浪尖,不得不出面道歉,还引发了一场“表情包大战”。几乎在同一时间段,一条没那么起眼的新闻悄然进入又离开了人们的视线,那就是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先生度过了自己的111周岁寿辰。

  导读:但凡去过、或者熟悉的人都知道,不同于一套汉语拼音走天下,存在着多种拼音系统。

  最近有两件与有关的热点事件。一是地区选举结束,引发各界对的思考。二是一位周姓艺人由于涉,被推到了的风口浪尖,不得不出面道歉,还引发了一场“表情包大战”。几乎在同一时间段,一条没那么起眼的新闻悄然进入又离开了人们的视线,那就是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先生度过了自己的111周岁寿辰。

  前两条新闻和后一条之间,似乎没什么联系,但如果听过了“拼音大战”的来龙去脉,你或许会对和汉语拼音之间的渊源有一些新认识。

  但凡去过、或者熟悉的人都知道,不同于一套汉语拼音走天下,存在着多种拼音系统。为汉字注音的职能由注音符号承担(就是那套看起来有点像日语片假名的系统)。而国语罗马字、汉语拼音和通用拼音则为谁来承担汉字拉丁化(即将以拉丁字母拼写汉字)的职能展开了争夺。尤其是后两者之间的较量超出了语言学范畴,上升到政治斗争,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激烈的讨论,故被称为“拼音大战”。

  汉语拼音咱们都熟悉,这里就不多说。国语罗马字出自1926年“国语统一筹备会”制订的《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》(俗称“老国罗”),制订者汇集钱玄同、黎锦熙、赵元任、林语堂等多位著名语言学家。1928年,南京政府大学院将其作为“国音字母第二式”公布,与注音字母同时推行。1986年地区又发布了俗称“新国罗”的《国语注音符号第二式》。而通用拼音方案最早在1997年提出,1998年率先在担任市长的台北市使用。2002年,教育部通过“华语拼音系统为通用拼音”,用通用拼音取代了汉语拼音。

  说实话,国语罗马字和通用拼音看起来和汉语拼音差不多,都使用拉丁字母,只是在某些问题的处理方面有差别,比如说某些发音到底用哪个字母表示,要不要增添附加符号,怎么表示汉语声调等。例如,台北有个木栅地区,用汉语拼音拼写就是“Muzha”,用罗马字拼写就是“Mucha”,用通用拼音拼写就是“Mujha”。一般来说,各个国家或地区都希望并努力推广一套标准的拼写方案,而不同的拼写却常常在地区长期共存。

  多种汉字拼写方案并存的局面,其实是地区政治角力的结果。在1958年推出《汉语拼音方案》之前,汉字圈内一直存在着多种汉字拉丁化方案。但1958年之后,地区的拼写统一为汉语拼音,而海峡对岸的地区,却仍坚持使用国语罗马字。

  即使在汉语拼音从1979年起为联合国秘书处采用,用于在各种拉丁字母文字中转写中国人名和地名;即使1982年国际标准化组织(ISO)规定拼写汉语以汉语拼音为国际标准(国际标准ISO7098),地区仍然沿用罗马字拼写汉字,甚至还发布了一套没什么人使用的“新国罗”。国语罗马字和汉语拼音之间的竞争,或许可以看做“拼音大战”的前奏。

  大约是因为汉语拼音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,出于科技文化、学术资料交流的需要,为了与世界接轨,1999年,当局行政主管部门议决,采用的汉语拼音法,并拟定于两年后,将汉语拼音列为小学生的必修课程。

  如果故事发展到这里就结束了,那么“拼音大战”也算被扼杀在了摇篮里。可偏偏在2000年,上台,推行“”政策,在文化上不断“本土化”与“去中国化”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声称更适合拼写“国语”的通用拼音取代了汉语拼音。

  这样的举动遭到了岛内各方面的激烈批评和,“拼音大战”由此爆发。论战中反对者最主要的论点就是,通用拼音一点也不通用,连在通行都有困难,遑论与国际接轨。虽说官方称不会强制执行通用拼音,可采用“通用拼音”的县市可以申请巨额补助,采用汉语拼音的则没有政策优惠。尽管这样,还是有些县市不买账。比如曾为通用拼音打头阵的台北市就“风水轮流转”,坚持使用汉语拼音。

  虽然岛内各地的配合度不高,各界的反弹声浪也始终未曾断绝,但官方一直没有放弃让通用拼音“一统天下”的努力,甚至准备在2007年底前让全部地名统一采用“通用拼音”。不过局势在2008年却陡然扭转,那一年马英九成为地区,9月16日,“教育部”就决议全面放弃通用拼音,改用与通用的汉语拼音。持续多年的“拼音大战”终于落幕。

  当然了,这场战争虽然结束,但还有许多战场需要打扫。比如六年来推广通用拼音,留下了很多路牌指示标,全部更换自然是一大笔支出,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两种方案并存是必然。

  到底使用汉语拼音还是通用拼音,原本只是一个语言学问题,只要按照学术和实用的标准比一比,哪种方案更有系统性,哪种方案更能准确记录和反映汉语语音,哪种方案更易教学,哪种方案更能与国际接轨,不难得出答案。其实汉语拼音和通用拼音大体相同,只有少量区别。两种方案孰优孰劣,语言学家和使用者自有评判。不过通用拼音推行之时,国亲两党也猛批当局“政治压过专业、意识形态实用”。难怪当有关方面决定将中文译音政策由采用“通用拼音”改为“汉语拼音”后,当时的《人民日报》配了八个字评论:“切中肯綮,务实之举”。

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首页

Power by DedeCms


中国新闻网-北京新闻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