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阶级在当今英国有多重要?

admin 2019-11-08 15:05

  “阶级差异不会消失,只不过是改头换面罢了。” 英国社会学家理查德·霍加特(Richard Hoggart)写道。“每个年代里,我们都谎称已经埋葬了社会阶级,然而棺材却一直是空的。”

  人们只需快速浏览一遍英国之外媒体的报道,即可勾勒出英国固化的社会等级制度之貌。而在美国等地,社会阶级的面貌则截然不同,在美国,只有抱负、天赋与努力才是限制阶级流动的因素。

  然而,这种老一套的看法站得住脚吗?英国的社会等级制度如今依旧根深蒂固吗?那些存在已久的阶级差异是否已经过时,应该和历史剧中的紧身内衣、大礼帽一同被摒弃吗?一直以来,这些问题难以得出确切的答案,但最近有一份资料提出了一种新颖的观点。

  正如霍加特所言,至少从20世纪初起,很多作家开始预言英国社会等级制度的消亡。伊夫林·沃(Evelyn Waugh)在写给朋友南希·米德福德(Nancy Mitford)的一封公开信上声称:“过去,英国庞大复杂的社会等级结构几乎是在暗中悄然形成的,如今,这一结构显出了骇人的颓势。”沃的小说《旧地重游》(Brideshead Revisited)本身就是向英国贵族阶层的致敬,这个阶层似乎与其名义上的庄园一样逐渐衰落了。

  自伊夫林·沃的时代以来,英国的社会等级结构已有所变化。尽管如此,当今社会仍然存在着明显的阶级分化,不同阶级享有不同程度的社会、文化和经济资本。英国广播公司(BBC)依据教育、收入、职业、房产等因素,进行了“英国大型阶级调查”(Great British Class Survey),发现现有七大阶级。其中,最顶端为精英阶级(约占英国人口的6%),余下是各种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。

  数十年来,作家们一直在呼吁消灭英国社会阶级制度。然而,阶级差异却从未真正减弱。(图源:克里斯多夫·弗隆/盖帝图像)

  也许,目前更关键的问题不是阶级差异是否存在,而是阶级流动可否实现。家庭背景对个人的前途有多大影响?人们似乎一致认为,随着教育和社会福利的改善,社会阶级的流动性已经有所提高,但事实果真如此吗?

  在《人生七年》系列纪录片中,导演迈克尔·艾普特(Michael Apted)进行了一项有趣的案例研究。1964年,他选了14名出身不同的七岁孩子,拍摄他们的伦敦动物园之行。此后每隔七年,艾普特就会去拍摄他们的生活。

  纪录片中,有几个孩子刻苦努力,严格要求自己,最终改善了自身的境况。例如,小男孩尼克(Nick)在农场里长大,现在是一名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杰出物理学家,林恩(Lynn)从小生活在贫穷落后的伦敦东区,现在成功当上了大学的图书馆管理员。总的来说,这一系列纪录片并没有讲述什么惊天动地的白手起家故事。《纽约客》在评论最新出品的《人生七年之56岁》时写道:“英国的社会等级制度不仅在各阶级之间筑有高墙,而且具有内在的‘惰性’,至少在美国人看来是这样的。在这部纪录片里,没有一个孩子染上了酒瘾或毒瘾。但是,工人阶级的孩子地位上升幅度很小,而富人家的孩子却始终富有——多数人的命运都可以预见,这一点颇令人厌烦。”

 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0年的一份报道,英国确实是社会流动最困难的国家之一,因为父母的财富深深影响着孩子将来的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。

  即便如此,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英国人口一度稳步增长,每个孩子都期望比自己的父母过得好一点。不幸的是,向上流动与向下流动的比例如今似乎发生了对调。“和过去相比,现在向下流动的人更多了,而向上流动的人却更少了。”牛津大学厄尔泽塞拜特·布克迪博士(Erzsebet Bukodi)说道。他称这一现象为“社会流动黄金时期的阴暗面”,越多人上升,就越多人跌落。

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首页

Power by DedeCms


中国新闻网-北京新闻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