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上医疗争接地气(聚焦·互联网和医疗怎么“+”②)

admin 2019-10-09 06:44

  记者来到位于杭州的丁香诊所,这是丁香园第一家全资控股诊所,属于全科诊所。诊所布置素雅洁净,视觉上令人放松。诊室里没有写字台,每间诊室标准配备是一张诊床和两张沙发。沙发供病人和家属坐,医生手拿iPad,坐在沙发凳上跟病人交流。检查、取药都在房间完成,病人不必来回走动,一般医院排队、挂号、取药的拥挤和焦虑在这里不存在。最有特色的是儿科诊室,医生不穿白大褂,而是穿格子衬衫、休闲裤,诊室里装扮得童趣十足。

  丁香园创始于2000年,是国内最早提供专业化医生群体交流服务的网上社区,目前注册用户约450万,其中有200多万医师用户。近几年推出丁香医生手机应用软件,包括常用药品查询、疾病查询、营养类知识等,手机应用软件加上微信订阅号,总用户已突破1000万。有了庞大用户量后,丁香园很自然地介入医疗服务领域。

  “在线问诊、云医院等模式,我们并不认可。”丁香园品牌总监赵杏说,“线上问诊的确诊率比较低,因为无法面对面观望、了解病人,而线下则可以解决这一问题。”

  去年5月,春雨医生宣布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武汉开设25家诊所,将邀请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坐诊,提供基于线上线下结合的私人医生服务,形成“线上健康档案—线上咨询分诊—线下就医”的服务模式。不同于丁香园的是,春雨医生不是自办诊所,而是与现有实体诊所合作,通过挂牌的方式,实现线上和线下的结合。

  春雨诊所在武汉、天津等地已开始实际运营。春雨医生执行总裁张锐说:“目前春雨医生每天有超过8万的问诊量,其中70%以上的问题已得到快速解决,但还有将近30%的问题需要线下进一步解决。开设线下诊所,将检查、开药、手术、住院等线下就医环节,完全纳入到春雨服务中来,能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。”

  “产品的性质决定互联网医疗的重点在医疗。虽然服务者和被服务者在空间上分离,互联网技术也能提供一些与医疗有关的服务,但医疗本质上是服务,大部分服务者和被服务者无法做到空间分离。这就是互联网医疗都要走到线下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秋霖说。

  大部分互联网医疗办线下实体,一般都选择做社区诊所,通常是全科诊所,开办在小区居民楼、商场附近,主要诊治常见病、多发病,如头疼、感冒,或者割破手指需要包扎等。他们认为,大医院一号难求,每天人满为患。事实上,大手术、放化疗等重病大病才是大医院该承担的事,三甲医院的医疗资源被占用看感冒,这是极大的浪费。生病先去社区医院,不行再去大医院找专家、专科医生,这也是医改的大方向。

  痛风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甲亢……这些慢性病正成为互联网医院首选的科目。利用互联网技术,实现医生、患者互动,不仅可以开展对用户的健康管理,还可以与医疗硬件结合。比如丁香园、腾讯、众安保险合作推出了糖大夫血糖仪,用户不用像以前那样拿着纸笔记录血糖,血糖仪采集完数据就直接传到微信服务号,医生马上能看到数据,给出诊断意见。

  丁香园依托了线上社区优势——丁香人才网目前是医疗行业里最大的招聘平台,看到招聘信息,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投了简历。诊所里的15位医生都有三甲公立医院5年以上执业经历。

  据这些医生介绍,舍得抛弃“铁饭碗”,是因为丁香诊所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专心当医生的平台,不需要做科研、搞教学、应对检查考评,唯一的工作就是看好病人。“在这里当全科医生,持续观察、跟进一个病人及其家庭,这种经验的积累,是繁忙的公立医院很难做到的。”另外,除了基础工资,诊所还提供绩效工资和期权,大大增强了丁香诊所的吸引力。

  北京友谊医院急诊科医生王明轩是春雨的签约医生,已在线年,在春雨私人医生平台上管理的病人超过20个。“私人医生服务在中国是缺失的,春雨提供的服务能帮助更多人。”

  今年1月开业后,丁香诊所平均每日有十几人来就诊,每位患者有三四十分钟的交流时间。诊金为180元、儿童300元,儿童复诊的费用是100元。这个费用包含了医生、和药师的费用。周边5个高档小区1万多户家庭,就是丁香诊所的目标服务群体。就医结束7天后,患者可以通过移动端的丁香诊所微信服务号和医生互动,比如孩子回家后又发烧,家长可以拍照片、视频上传,医生看了孩子排泄物和活动时的精神状态做出判断,不用再去就诊,大大减轻了家庭负担,受到附近居民的欢迎。

  线上和线下的融合势不可挡,浙江成为一块互联网医疗的“热土”。除了丁香诊所、微医手术中心,还有乌镇互联网医院实体诊所和宁波云医院线下实体医院。

  在宁波白鹤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,两位医生正通过墙上的大视频对求医的患者进行云诊治,看得清患者的脸色,症状描述也很详细,医生很快做出了诊断。

  作为全国第一家“云医院”,宁波云医院集聚全市各级医疗机构和医生,利用业余时间看病。背后支撑是市县两级区域卫生信息平台,有统一的数据和资源中心。未来还会逐渐增加上线医生的数量,甚至在全国招募医生。由于背靠整个区域的实体医院,不管是名气还是技术,宁波云医院似乎更硬气,更有实力。

  “互联网是新技术,必然要渗透到医疗领域。医疗机构内部要用互联网技术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、提高服务的便利性。医院也要用互联网和患者建立关系、方便沟通,提供一些信息咨询类服务。互联网医疗做线下实体和实体医疗机构做互联网医疗,本质上没有区别,只是两个不同方向的融合。实体要借用互联网,互联网也脱离不了实体。”陈秋霖说,不管哪类医院,面对的难题都是一样的,其中最核心的是医疗安全监管。

  宁波云医院成立之初就讨论过医生网上执业、电子处方的合法性、网上诊疗项目的合规性等问题,这些在政策法规上都是空白。而网上医疗收费、医保对接、医疗事故认定等问题,也亟须相关政策法规保驾护航。

  乌镇互联网医院最近发布的“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”,拟以全国90万个基层医疗机构、46万家零售药店、10万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基础,在全国建立100万个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接诊点。但是,如果全国推开,各省份之间医保不能互通,这个难题怎么解?从目前来看,互联网开展医疗基本靠用户自费,线下办实体诊所后,仍是靠自费病人付费维持运营吗?显然不可能,在全民医保的今天,人们都想用医保看病,而且已经成为习惯。

  开办诊所是非常艰辛的。微博红人“协和急诊女超人”从协和辞职后,曾经想办一家诊所,但摸索了一年多后放弃了。资金、人才、法律法规、医保资格,都是办实体诊所的“拦路虎”。

  线上和线下结合后,监管问题愈加复杂。陈秋霖说:“最大的问题是法律能否跟上。原有法律都是以实体医院为责任主体,互联网平台+医疗机构,责任主体是谁?面对新问题,监管部门需要新思路、新办法。”

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首页

Power by DedeCms


中国新闻网-北京新闻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返回顶部